x 关闭导航
x 关闭导航

唐诗三百首之《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》韩愈

作者:韩愈
五岳祭秩皆三公,四方环镇嵩当中。
火维地荒足妖怪,天假神柄专其雄。
喷云泄雾藏半腹,虽有绝顶谁能穷。
我来正逢秋雨节,阴气晦味无清风。
潜心默祷若有应,岂非正直能感通。
须臾静扫众峰出,仰见突兀撑青空。
紫盖连延接天柱,石廪腾掷堆祝融。
森然魄动下马拜,松柏一径趋灵宫。
粉墙丹柱动光彩,鬼物图画填青红。
升阶伛偻荐脯酒,欲以菲薄明其衷。
庙内老人识神意,睢盱侦伺能鞠躬。
手持杯蛟导我掷,云此最吉余难同。
窜逐蛮荒幸不死,衣食才足甘长终。
侯王将相望久绝,神纵欲福难为功。
夜投佛寺上高阁,星月掩映云曈昽。
猿鸣钟动不知曙,杲杲寒日生于东。

注解1、火维:古以五行分属五方,因以“火维”指南方。维:隅落。
2、睢盱:凝视。
3、杯蛟:也作“杯教”。占卜用具。
4、云此句:旧说以半俯半仰者最吉。
5、杲杲:形容日色明亮。韵译祭祀五岳的礼仪,如同祭典三公,泰华衡恒分镇四野,而嵩岳居中。衡山地处荒远的火乡,妖怪特多,天授予南岳的权力,在那里称雄。喷泄的云雾,缭绕遮蔽了半山腰,虽然有横空极顶,谁能登上顶峰。我来这里朝拜,正逢上秋雨季节,阴暗的晦气笼罩,没有半点清风。心底里默默地祈祷,仿佛有应验,难道不是岳神正直,能感应灵通?片刻云雾扫去,众山峰开始显出, 抬头仰望,山峰突兀地支撑苍穹。紫盖峰连延不断,紧接着天柱峰,石廪峰逶迤上延,绵连着祝融峰。严森险峻惊心动魄,我下马膜拜,沿着松柏间一条小径,直奔灵宫。白墙映衬红柱,闪耀着夺目光彩,壁柱上图画模样鬼怪,或青或红。登阶躬背上堂,奉献肉干和酒食,想借这菲薄祭品,表示我的虔衷。管庙的老人,似乎知道神的旨意,凝视窥察我祭祀之意,为我鞠躬。
手里持着杯蛟,教导我如何投掷,说此卜是最吉征兆,他人难相同。我被驱到这南蛮荒僻,侥幸不死,衣食刚足温饱,我甘愿至死而终。侯王将相升官欲望,我早已断念,纵使神明要赐福于我,也难成功。此夜投宿在佛寺,我登上了高阁,天上星月被云雾遮蔽,夜色朦胧。猿猴啼寺钟响,我不知天何时亮,东方升起一轮寒日,明亮又红彤。评析诗写贬谪放还途中游衡山,谒祭南岳,求神问卜,借以解嘲消闷,抒发对仕途坎坷的牢骚,表现对现实的冷漠心情。
诗的开头六句,写衡山的形势和气象。先总写五岳,再专叙衡山;半山云雾,绝顶难穷。“我来”八句写登山。先写秋景晦明,再写默祷感应,始得晴空峰出。暗寓宦途坎坷反复。“森然”以下十句,写谒庙,是全诗中心所在。以祭神问天,申诉悒郁情怀。最后四句写“宿寺”酣睡,表现旷达胸襟。
全诗写景、叙事、抒情如水乳交融,通诗一韵到底,读来铿锵和谐。
+展开全文

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

[唐代] 韩愈

五岳祭秩皆三公,四方环镇嵩当中。火维地荒足妖怪,天假神柄专其雄。喷云泄雾藏半腹,虽有绝顶谁能穷?我来正逢秋雨节,阴气晦昧无清风。潜...[进入]

韩愈简介

韩愈(768~824)字退之,唐代文学家、哲学家、思想家,河阳(今河南省焦作孟州市)人,汉族。祖籍河北昌黎,世称韩昌黎。晚年任吏部侍郎,又称韩吏部。谥号“文”,又称韩文公。他与柳宗元同为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,主张学习先秦两汉的散文语言,破骈为散,扩大文言文的表达功能。宋代苏轼称他“文起八代之衰”,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,与柳宗元并称“韩柳”,有“文章巨公”和“百代文宗”之名,作品都收在《昌黎先生集》里。韩愈在思想上是中国“道统”观念的确立者,是尊儒反佛的里程碑式人物。...[韩愈的诗词]

收藏/分享

分享「唐诗三百首之《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》韩愈」到: